國際科技組織在去九宮格分享華發展現狀、挑戰及建議_中國網

中國網/中國發展門戶網訊 當今世界科技變化日新月異,全球科技治理體系加速重構,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層出不窮,國際科技組織已成為深化全球創新治理的重要力量。2023年2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要前瞻謀劃和深度參與全球科技治理,參加或發起設立國際科技組織,支持國內高校、科研院所、科技組織同國際對接”,為我國在新時期下形成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開放創新生態環境,促進更多國際科技組織在華落地并健康有序發展指明了方向。

國際科技組織作為一種國際性、有科學屬性的社會組織,在推動科學技術進步、促進跨國科研合作、國際技術轉移、教育培訓和人才交流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且其作用有日益強化的趨勢。特別是在制定國際技術標準和規則、發起全球科技創新議題、推動大型科學研究計劃等方面,國際科技組織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歐美等發達國家在發起并成立國際科技組織、吸引國際科技組織落戶等方面起步較早,國際科技組織的規模和制度體系早已形成且日益成熟。我國雖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由我國專家學者和科技組織發起并成立的國際科技組織尚不成體系,不利于我國在更高層次上為全球科技進步和解決人類共同挑戰作出更多貢獻。加快發起或引駐一批具有影響力的國際科技組織,對我國通過科技創新的方式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具有重要作用。

本文系統梳理了我國發起、吸引國際科技組織有關的政策,并將我國的相關政策與歐美等發達國家的相關政策進行了對比。同時研究了我國在發起、吸引國際科技組織和參與國際科技組織活動的有關現狀,結合國際組織和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有關規定,凝練了國際科技組織在華注冊、落戶、運營等各環節存在的問題和障礙,針對性地提出政策建議,以期為廣大科技事業管理部門、國際科技組織業務主管單位、高校和科研院所等共同推動國際科技組織在華發展提供參考和借鑒。

國際科技組織在華發展研究現狀分析及評價

共享會議室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國際科技組織的數量也呈現大幅增長趨勢。發起或引進國際科技組織的數量和質量,不僅體現了一個國家的綜合實力和科技影響力,更有利于塑造良好的國際形象。近年來,學者們開始逐漸關注國際科技組織在我國的發展現狀,從發起并成立國際科技組織、加入國際科技組織、吸引國際科技組織落戶、培養國際組織人才等維度開展了廣泛深入的研究。

在發起并成立國際科技組織方面,王妍和羅學優等介紹了國際科技組織總部的分布情況,并針對我國在培育國際科技組織方面存在的問題,提出政府部門應加大對國際科技組織集聚區的支持力度,在國際化程度較高的地區開展先行先試,為國際科技組織發展創造新瑜伽教室的機遇和條件等對策。在吸引國際科技組織來華落戶方面,齊婧剖析了引駐國際科技組織產生的資源集聚效應,并從制定落戶政策、優化完善管理體制等方面,為更好吸引國際科技組織落戶提供了指導。在加入國際科技組織方面,夏婷等探討了我國科技組織在加入國際科技組織時所面臨的問題,認為目前我國學會普遍缺乏國際知名度和影響力,并從全國學會加入核心國際科技組織數量、提高國際科技組織活躍度等角度,給出了相關建議。

與此同時,學者們還從參與國際科技組織活動和工作情況、培養國際組織人才等方面積極獻言獻策。例如,李軍平等指出了我國專家學者進入國際科技組織工作遇到的主要障礙,提出通過加強我國專家學者在國際多元化知識和技能方面的培訓力度以提升其任職能力等相關建議。龔海華等從國際影響力、團隊力量及項目數量等方面,分析了中國科學院與其業務相關的國際科技組織開展合作的情況,發現我國對國際科技組織的了解還不夠系統、不深入,難以贏得與我國大國地位相符的國際話語權,同時提出高校和科研院所要充分借助團隊優勢,加強我國國際科技組織后備人才隊伍建設。朱雅蘭等則以國際熱核聚變實驗堆(ITER)對我國國際科技組織人才培養的影響為例,分析了提升我國科技外交成效的有效路徑,并建議科學技術部、教育部、外交部等政府部門應大力培養國際科技組織人才從而提升我國的科技外交實力。

總體來看,目前學界對國際科技組織在華發展現狀的研究分析,主要集中在鼓勵我國科技組織發起或成立國際科技組織、吸引國際科技組織來華落戶、積極參與國際科技組織事務及培養國際科技組織人才等方面。然而面對國際科技組織在華發展現狀,以及當前面臨的問題和障礙,目前學界仍然缺少系小樹屋統的研究梳理。本文系統梳理了我國針對參加或發起設立國際科技組織的相關政策,并對國際科技組織在華發展現狀、問題等進行了研究和歸納總結,為我國發起、吸引更多國際科技組織提供研究支撐。

國際科技組織引育發展的國內外政策研究

國際組織是由眾多國家機構組成的跨國性組織,而國際科技組織是國際組織在科技領域組織活動的直接載體,其研究范圍涵蓋多個維度、多個領域,研究內容具有一定的難度和復雜性。本文在研究過程中對國際組織進行了歸類(圖1)。國際組織按屬性可分為政府間國際組織和非政府間國際組織。其中,若對非政府間國際組織按歸屬地劃分,可分為境內非政府組織和境外非政府組織,即在我國境內合法設立的國際組織,以及在我國境外合法設立的國際組織。國際組織按性質可分為政治性國際組織(綜合性國際組織)和專業性國際組織。其中,政治性國際組織(綜合性國際組織)的范圍涉及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領域;專業性國際組織則以科技、教育、衛生、環境、體育等專業技術領域為主。其中,以科技類為主要領域的國際組織又稱為國際科技組織,而其他專業技術領域的國際組織,也可能有科技的屬性和內涵,如環境保護和可持續發展組織、國際竹藤組織等。

我國設立和吸引國際科技組織落戶的有關政策舉措

我國科技發展規劃和社會發展規劃等頂層設計文件中,均提及國際科技組織的意義和重要性。《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事業發展“十四五”規劃(2021—2025年)》等均指出要支持和鼓勵在我國境內發起并設立國際科技組織。此外,各部門也深刻認識到鼓勵國際科技組織來華落地發展的重要意義,相繼出臺了相關政策文件,涉及發起設立國際科技組織、支持國際科技組織落戶,以及鼓勵參與國際科技組織活動舞蹈場地的鼓勵性政策措施等,致力于為國際組織在華落戶及運行打造更加便利的環境。

吸引國際科技組織來華落戶。《“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提到要發揮民間組織在促進國際科技創新合作中的作用,爭取和吸引國際組織在我國落戶。《中國科協組織建設“十四五”規劃(2021—2025年)》提出引導國際科技組織來華登記并設立總部,積極爭取國際科技組織或分支機構來華設立秘書處。這些政策的出臺一方面體現了國際科技組織作為主要從事科學、技術方面工作的非政府性、專業性國際組織的鮮明特點,在建設科學共同體和全球科技治理體系中的關鍵作用。另一方面,這也體現了我國積極融入全球創新網絡的理念和信心。

積極加入各類國際科技組織。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等8個部門聯合發布倡議,支持我國更多青年科技人才積極加入國際科技組織并發揮作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也倡導企業和科研機構等積極參加各類國際標準化組織活動。在鼓勵我國科技組織和科研工作者參與國際科技組織事務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提出支持我國科技組織主動參與國際科技組織事務,并鼓勵專家學者在重要國際科技組織任職履職、參與國際標準研制等的任務部署。此外,多個地方發布的《“十四五”科技創新規劃》中也提出鼓勵我國科技組織積極參與國際科技組織工作,為支持我國走進國際科技交流合作的舞臺“中央”奠定了政策基礎。

促進國際科技組織交流,強化人才培養。中國科教學場地學技術協會提出要加強與港澳臺和創新型國家科技組織間的交流合作。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會同有關部門針對外籍科技人才加入我國科技組織制定了相關政策,一方面支持我國科技組織更好發揮引進人才的作用,另一方面通過增強與外籍科技人才的溝通交流,引導外籍科技人才加入我國科技組織,并為我國和世界科技發展作出新貢獻。在強化國際科技組織人才培養方面,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聯合印發的《關于加強國際科技組織人才培養與推送工作的意見》中著重強調要建設可持續發展的人才培養和推送工作體系。

各地方也把加快引駐國際科技組織列為國際化發展的重要指標,如北京提出了吸引符合自身功能定位的國際科技組織在京落戶的政策,上海鼓勵和支持重要國際科技組織在滬設立總部或分支機構等。山東、河南、重慶、海南等地發布相關政策,積極爭取國際科技組織在本地區設立辦事機構,促進各地國際科技組織建設工作高效穩步展開。此外,地方管理部門還發揮政策引導作用,通過建立多種落地獎勵機制,助推國際科技組織入駐,如在提供國際科技組織落戶的激勵舉措方面,上海、廣東、南京等地出臺政策,對成功落戶本地的國際科技組織總部(或分支機構)提供不同額度的資金獎勵和補助。有關國際科技組織在華相關政策舉措分析詳見表1。

總體來看,發起設立國際科技組織、吸引國際科技組織來華落戶符合我國科技發展的總體目標及戰略部署,對于我國緊抓新一輪科技革命機遇,持續為人類科學進步和可持續發展作出貢獻尤為重要。我國正通過出臺各項推動國際科技組織在華發展的措施、支持設立和吸引國際科技組織,為我國不斷匯聚國際優勢科技資源和創新要素、拓展參與全球治理的深度和廣度添磚加瓦。

歐美發達國家設立和吸引國際科技組織落戶的有關政策舉措

在吸引國際科技組織在當地落戶發展這一問題上,歐美等發達國家占據明顯優勢。這得益于其良好的城市基礎設施、國際化的城市環境氛圍,以及從國家到城市層面的政策指導和專業化服務。國際科技組織的發展現狀呈現“以西方為中心”的現實圖景,這充分體現了歐美等發達國家對發起并設立國際科技組織、吸引國際科技組織落戶,以及對科技工作者、科技組織參與國際科技組織事務的高度重視。

為國際科技組織發展提供制度保障。比利時出臺的《主辦國政策》(HNP)全方位規范了國際組織運行和管理的有關程序,該法案同時強調了在處理比利時境內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和超國家組織事務時應遵守的國際條約。法國《非營利社團法》規范了各類社團在法國發展的有關制度和程序,為促進科技組織在法健康發展創造了條件。美國《公益事業捐贈法》《國內收入法典》則明確了公益類國際科技組織在資金使用和稅收優惠等方面的相關權益。日本頒布的《東京都國際政策推進大綱》將吸引國際科技組織作為城市國際化的重要舉措。此外,比利時和德國還分別設立了國際組織專門管理機構,主動與有意向進駐布魯塞爾、波恩等城市的國際組織進行接洽并提供服務。

為國際科技組織入駐提供稅收優惠和資金支持。美國《國內收入法典》明確規定,以非營利原則存在的國際非政府組織在美國不僅可以免除州級和地方的房屋房產稅、所得稅和銷售稅,其非營利所得收入,包括社會捐款和財政撥款等也享受相同的免稅福利,該法案間接地增加了相關國際組織的收入來源。紐約還將大多數科技組織開展的公益服務類項目,列入了政府購買服務清單以彌補其社會公益支出。日本制定了“非政府組織(NGO)事業補助金制度”,建立了“日本非政府組織支援無償資金合作機制”,為非政府組織發展提供資金支持。此外,紐約、東京、首爾等城市也通過提供場地租金和運營補貼,積極吸引國際科技組織入駐。新加坡和泰國也紛紛為引進國際科技組織營造宜居宜業環境。

積極參與國際科技組織事務,重視培養后備人才。德國十分擅長依托國際科技組織的影響力舉辦大型國際學術會議,以提升城市的國際形象,帶動國際科技創新資源集聚。日本鼓勵東京積極參與國際科技組織開展的重要活動,提高城市的國際影響力。英國專門為學生開設了國際組織課程、舉辦國際組織專題座談并提供國際組織就業咨詢服務,幫助其了解各類國際組織職能范圍和用人標準,同時培養了學生跨學科知識素養,提升了學術交流中跨文化交際能力和在處理國際組織事務時的應變能力,為其能更好地在國際組織任職、履職打下了堅實基礎。各國吸引和培養國際科技組織的政策和舉措詳見表2。

學習借鑒歐美等發達國家關于吸引國際科技組織的經驗做法,對于我國以更加開放的胸懷、更加包容的視野、更加精準的方式引進國際科技組織提供了全面且完整的示范作用,為充分發揮國際科技組織在全球創新網絡中的樞紐作用,依托國際科技組織在當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下為我國擴大國際間科技合作、深化國際科技人文交流提供了新的思路。

我國發起或參加國際科技組織活動現狀

我國科技組織加入各層次國際科技組織情況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科技組織踴躍加入各類國際科技組織。政府層面。我國科技組織參與了涉及科技領域的200多個國際組織和多邊機制。尤其是自2017年實施“一帶一路”科技創新行動計劃以來,截至2023年1月,我國科技組織已同151個國家和32個國際組織簽署了200余份共建“一帶一路”的合作文件,有力帶動了與“一帶一路”共建國家在科技人文交流、聯合實驗室建設、科技園區合作、技術轉移等方面的創新合作。民間層面。《中國科協2022年度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22年,我國各級科協(包括科協本級)和兩級學會加入國際科技組織共875個,較2021年同期減少28個,同比減少3.1%(圖2)。此外,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23年6月,我國科技組織已達4萬余家,其中已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小樹屋政部成立登記的國際科技組織共17家。

我國專家學者在國際科技組織任職情況

我國各部門也在積極推薦專家學者參與國際科技組織負責人競選工作并積極培養國際科技組織人才。據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數據統計,截至2021年,我國專家學者等在國際科技組織任職人數達2 446位,較2019年任職人數(1 984位),增長了23.3%;其中擔任高層職位的專家學者人數達1 265位,占高層總職位的51.7%,較2019年擔任高層職務人數(835位),增長了51.5%(圖3)。據中國科學院數據統計,截至2020年,中國科學院科研人員在國際組織任職人數達981位,較2012年任職人數(655位),增長了約50%;其中,擔任主席、副主席、國家代表等重要職務的人數達到331位,較2012年增加了約109%,這標志著我國專家學者逐漸走上了國際科技交流合作的舞臺。

此外,我國參與了許多國際科技組織發起的活動,早在1984年,中國科學院加入了國際科技數據委員會(CODATA)并成立中國委員會,通過組織各部門開展科技領域數據建設和共享服務工作,促進了科技數據的國際交流;2001年,我國正式加入國際實時地轉海洋學觀測陣(Argo)并部署建設了中國Argo大洋觀測網,為我國專家學者贏得了同步共享Argo實時資料的寶貴機會;2021年,中國地質調查局組建的兩所國際研究中心成功加入全球綜合對地觀測組織(GEO)并開展長期數據交換工作,該舉措為促進全球科學數據治理與利用貢獻了中國力量。截至2022年末,共有來自全球1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200余個國際組織參與了由我國發起的“一帶一路”國際科技組織合作平臺建設項目,該項目累計培育區域科技組織或聯盟30家,聯合“一帶一路”國家科技組織建立研究或培訓中心36個,培養科技人才逾11.9萬名。

我國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經費投入情況

近年來,我國與各主要國家和地區的科技組織,開展了多形式、多層次的國際科技活動。在活動經費支出方面,據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決算統計,2022年,我國在國際組織事務方面支出達169.24億元,同比減少6.3%。回顧過去10年,我國的國際組織事務經費支出規模整體呈現波動式增長趨勢。從各部門支出情況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等46個部門的國際組織支出費用達178.03億元,同比增長10%。其中,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支出2 688.42萬元,同比增長4.5%;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支出1 091.89萬元,同比增長22.2%;中國工程院支出3.95萬元,同比減少1.5%。各部門國際組織事務支出總額及其占部門年度決算總額情況見圖4。

我國國際科技組織后備人才培養情況

在培養具有運作國際組織能力后備人員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通過選派不同領域科研人員到國際熱核聚變實驗堆(ITER)組織的核心部門開展研究工作,協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高校院所等部門機構制定人才培養計劃等方式,探索培養國際組織人才的新路徑。我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與意大利國際理論物理中心(ICTP)開展了國際科技交流合作項目,通過資助中國青年學者赴意參加ICTP學術研討會等活動,共同培養青年科技人才。中國科學院、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積極組織國際組織后備人員培訓,以小班授課、專題講座與成功任職案例講練相結合的教學模式,為學員競聘國際組織提供理論和實踐指導,加快培養外交、溝通、管理等領域的高素質復合型人才,這些培養方式提升了我國國際組織任職人員的綜合素質和在復雜國際化工作環境下的應變能力。

此外,我國還持續加強國際科技組織人才信息平臺建設。自2016年國際科技組織人才信息平臺(以下簡稱“平臺”)運行至今,平臺已系統整理了90個國際科技組織中的人才信息,累計發布國際組織人才職位信息超3萬條,并通過數據自動采集軟件實現了信息同步更新。這不僅為我國科技人才競聘國際科技組織職位提供了有效的支持和幫助,而且對加快集聚全球創新資源、助力創新要素自由便利流動,推動各國科技交流合作作出了重要貢獻。

國際科技組織在華開展活動情況

隨著我國各地區開放創新程度不斷加強,越來越多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來華開展交流合作。根據公安部境外非政府組織辦事平臺公開信息,截至2022年9月底,全國各地(不含港澳臺)已獲公安部審批認定的境外非政府組織數量近670個。其中,在2017、201小樹屋8年兩年登記數量較多,分別達305個和136個(圖5)。

從來源地區看,在2017—2022年,登記來華或在內地開展活動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共來自51個國家和3個地區。其中數量排名前3位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來源地分別為美國、中國香港、日本,三者非政府組織來華數量分別為153個、110個、61個。其他境外非政府組織的來源地還有韓國、英國、德國,三者的非政府組織來華數量分別為46個、34個、31個。

從區域分布看,境外非政府組織主要集中在北京和上海,北京吸納了188個境外非政府組織,上海吸納了152個境外非政府組織,其他區域如廣東吸納了52個境外非政府組織、云南吸納了30個境外非政府組織、四川和重慶均吸納了26個境外非政府組織(圖6)。截至2021年底,除新疆外,全國均已實現對境外非政府組織的登記備案。大多數境外非政府組織集中在省會城市。例如,在四川省登記的28個境外非政府組織中,成都市吸納了19個;湖南省登記境外非政府組織數量為20個,其中長沙市吸納了19個;湖北省吸納的15個境外非政府組織均位于武漢市。

從組織類型看,本文將境外非政府組織按照教育科技、經濟貿易、人文交流、衛生健康、生態環保、濟困救災等領域進行劃分和分析。結果表明,科技類境外非政府組織在我國境內登記設立代表機構約有28個,約占來華境外非政府組織總體數量的4.2%;教育類境外非政府組織約有57個,約占來華境外非政府組織總體數量的8.5%;衛生健康類境外非政府組織約43個,約占來華境外非政府組織總體數量的6.4%。同時,境外非政府組織在各地開展合作時,具有一定傾向性。如在上海登記的152個境外非政府組織中,經濟貿易類境外非政府組織合計94個,占比高達62%;在云南登記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其合作活動主要集中于濟困救災。

國際科技組織在華發展問題與挑戰

國際科技組織作為參與全球科技治理、推動實現全球共同價值的重要力量,是聯系全球創新資源的重要紐帶。隨著我國參與國際科技組織活動的深度不斷增大、探索發起新建國際科技組織興趣不斷增強,國際科技組織為推動我國科技事業發展進步、增進國際友好合作交流,強化國際化人才培養和推動經濟、社會發展不斷作出積極貢獻。然而,我國在國際科技組織相關事務上仍面臨一定的問題與挑戰。

發起、吸引和參加國際科技組織的制度性保障不足

包括:對國際非政府組織的態度不夠明朗。我國一貫秉持歡迎和支持境外非政府組織尤其是國際科技組織來華的態度,但對于國際科技組織的屬性、范疇、分類尚未形成共識,對國際科技組織尤其是科技類境外非政府組織的開放和包容度還不夠。發起、吸引或參加國際科技組織的制度體系有待建立健全。我國缺乏發起、吸引或參加國際科技組織的頂層設計文件和實施細則。仍然存在用管政府間國際組織的辦法管非政府間國際組織、用行政辦法管學術組織、用境內辦法管境外組織的現象,一些管理機制的模糊和實施細則的缺失阻礙了我國科技組織加入國際科技組織的進程。缺少服務國際科技組織的保障舉措。國際科技組織和活動審批手續煩瑣,我國針對國際科技組織的注冊、備案、審核等環節與國際規則仍有脫軌之處,這限制了我國科技組織在國際舞臺影響力的發揮和展現。鼓勵參與國際科技組織活動的激勵政策不細不實。我國有關支持科技工作者參與國際科技組織的政策雖已被列入如國家中長期科技發展規劃綱要等國家層面的政策文件中,但仍缺少與其配套的具體政策,同時也缺乏相應的經費支持,影響了科學家和科技工作者參與國際科技組織活動的積極性。

國際科技組織事務管理和服務體系有待建立健全

包括:缺乏對國際科技組織落戶工作的統籌管理和服務機制。國際科技組織事務管理歸屬尚不明確,我國各部門間聯動機制不夠健全,登記注冊、監督監管也缺少具體規定,阻滯了我國發起成立國際科技組織的有效通道。缺乏有效的監督管理工作協調機制。各業務主管部門在推動相關工作時,管理及運行經驗有限,加之對國際科技組織的監督管理和風險防范能力不足,時有出現“不會管”“不想管”“不敢管”的問題,導致一些境外非政府組織違法違紀。我國政府有關部門尚未對國際組織開展活動領域形成共識。國際組織的歸類與劃分存在空白,尤其是認定科技類國際組織比較困難,導致國際科技組織因無法找到合適的業務主管單位,始終處于無法注冊、無處活動的“兩難境地”。

參與國際科技組織的水平和能力有待進一步提升

包括:缺乏具有影響力的國際科技組織。我國缺少世界性的重要國際組織總部,全球共有超過6萬個國際組織,其中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國際組織約有90余個,而總部設立在我國的僅有8個。我國發起和吸引國際科技組織的規模與質量,與建設世界科學中心和全球創新高地的目標有較大差距。根據國際協會聯盟(UIA)發布的《國際組織年鑒(2018—2019)》統計,在全球處于活躍狀態的3 300余個國際科技組織中,總部設立在我國的僅有65個,與擁有511個國際科技組織總部的美國、擁有284個國際科技組織總部的英國、擁有259個國際科技組織總部的比利時等歐美發達國家相比差距較大。參與國際科技組織及其活動的程度和水平有待提升。我國專家學者的任職、履職能力有待進一步提高。一方面,我國專家學者背景構成單一,經濟學、法學、社會學、國際關系等多元化知識欠缺,且缺乏多崗位鍛煉經歷,這些不足阻礙了部分專家學者擔任高層職位;另一方面,我國專家學者參與全球性議題設置和規則制定等多邊事務的能力不足,容易失去在國際舞臺發聲的機會,影響了我國參與全球治理的程度與效果。

促進國際科技組織在華發展的政策建議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擴大國際科技交流合作,加強國際化科研環境建設,形成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開放創新生態”。“十四五”時期,我國應營造更加國際化的科研環境和更加開放創新的科研氛圍,以海納百川的姿態,穩妥有序地提升國際科技組織的管理和服務水平,積極發起成立和吸引國際科技組織,持續加強國際科技組織人才培養能力,為全球創新治理和科技進步發展貢獻中國智慧。

完善國際科技組織來華落戶發展的相關法律法規

政府部門應盡快制定針對國際非分享政府組織的法律法規,為國際科技組織在華發展營造良好的法治環境。加快出臺國際科技組織在華注冊登記細則,進一步優化在銀行、稅收、法律保護等方面的相關政策。進一步明晰國際科技組織在華落戶的管理歸屬與權責,構建相關部門牽頭、各部門各司其職的長效工作機制。完善國際科技組織代表機構設立、變更、注銷,以及年度活動計劃備案等流程,簡化代表機構登記和臨時活動備案材料。

優化國際科技組織來華、在華落戶發展的環境氛圍

中央和各地方政府應充分借鑒國際經驗,通過為國際科技組織提供場地租賃優惠和運營補貼、減免相關稅費等方式,為其在華落戶和開展科技交流合作活動提供政策支持和資金保障。加速規劃開展醫療、保險國內國際雙認證試點工作,優化出入境、子女教育、醫療保障等政策,為國際科技組織雇員營造更加舒適便利的工作及生活環境。持續開展對國際科技組織相關研究,及時發現并解決國際科技組織在中國境內活動的問題,彌補管理空白和安全漏洞。

拓寬吸引國際科技組織來華落戶的范圍和渠道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和中國標準化協會等應積極推動國際學會、協會、標準組織等落戶我國。對無法在我國設立總部且具備成熟條件的重要國際科技組織,爭取其分支機構能夠順利入駐。依托我國優勢學科,如選擇基礎科學、環境保護、醫藥衛生等科技交流活躍的領域,主動創造條件加快發起成立一批國際科技組織。充分利用區域創新高地和開放優勢,選擇在具有良好國際交往環境和科技人才基礎的地區,如北京、上海、粵港澳等國際化程度和關注度較高的城市或區域,引導新建各類國際科技組織。

加強國際科技組織任職及后備人選的培養

高校和科研院所應加快提升我國專家學者在國際法規、禮儀,以及外交等方面的綜合能力,為其順利任職國際科技組織掃清障礙。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和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應及時關注國際科技組織重要崗位人員空缺動態,并依據職位特點,多渠道加大對具有競爭優勢候選者的宣傳及推送力度。通過定期舉辦青年學者論壇、國際學術會議等方式,構建國際合作交流平臺,推動高水平專家學者參與國際科技組織決策和管理,支撐我國科技界在推動科技進步和參與全球創新治理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作者:孟繁超、任孝平、沈云怡、楊云,科技部科技評估中心;李子愚,科技部科技評估中心 哈爾濱工業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中國科學院院刊》供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